当前位置:中国电商网-电子商务新闻门户网站历史历史上好武的秦武王嬴荡,真的只是头脑简单之辈吗?
历史上好武的秦武王嬴荡,真的只是头脑简单之辈吗?
2022-07-03

秦武王嬴荡秦惠文王之子,战国时期秦国国君,公元前310年—公元前307年在位。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

在影视剧中,秦武王嬴荡往往被塑造成一个莽撞武夫的形象,这与其在位时间较短,且因举鼎绝膑而亡的离奇死因密切相关。实际上,秦武王虽然好战,且在位时间并不长,但其在位期间平蜀乱、设丞相、拔宜阳、置三川等,做的事却并不少,尤其是拔宜阳,等于为秦国东出打下了一个桥头堡,而山东六国面对秦国则被迫转入战略防御阶段,直至被彻底消灭。

秦武王虽然好武,但并非没有脑子

在各种文学和影视作品的影响下,秦武王总会给人留下一个赳赳武夫的形象。实际不然,秦武王虽然好战,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谋略;秦武王虽然勇武过人,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脑子。从其继位前后的表现来看,他的战略眼光和谋略其实一点都不弱。

秦国历经秦孝公变法图强和秦惠文王励精图治,实力蒸蒸日上,此时已经隐隐有了凌驾于六国之上的气势,然而如果面对多国联手,秦国依然没有必胜的把握,尤其是在秦武王刚刚继位之时,如果他国趁秦王新立之际率军来攻,仍然是个不小的麻烦。于是,秦武王便趁着各国派遣使者恭贺秦王新立之机,使其各方相互牵制,给自己赢得了稳定局势的时间。

秦武王元年(前310年),韩、魏、齐、楚、越等国派出使者,前来祝贺嬴荡成为新的秦王。秦武王便趁这个这个机会,一方面暗示齐使,以示秦、齐夹击韩、魏之形,是齐国在背后牵制韩魏两国,断绝他们趁机联手来犯的妄想。并利用樗里疾母亲乃是韩女这一优势,使其与韩使叙秦韩之好,以此羁縻韩国,避免魏韩结盟。另一方面则密见越使,与越国达成夹击楚国的密约,牵制楚国。同年,秦武王又与魏襄王在临晋会面,巩固秦魏联盟。

通过一系列的外交,秦武王稳住了周边邻国,避免了他国趁自己即位之初对秦国发动进攻。此后,秦武王开始着手解决秦国内部的魏籍权臣问题,张仪便是在这种大环境下被秦武王驱逐的。

发动宜阳之战,为秦国东出打下基础

秦国崛起之后,东出已经迫在眉睫,而秦国想要东出,首当其冲的便是韩国。韩国中后期的领土主要由上党、南阳、新政三部分组成,而宜阳正是联结三地的枢纽,同时又是二周的门户。因此,宜阳与东、西二周(周王畿分东、西二周)便成为了秦国东出的障碍,只有掌控宜阳,才可以保证物资与兵员的输送顺畅,韩国和周王室自然也知道此地之关键,因此韩国在宜阳布下重兵,周王室则暗中相助。

丞相甘茂认为,要伐宜阳,必须先破魏韩联盟,只要成功拉拢魏国,赵国就不能越国魏国而支援韩国,韩国一旦被孤立,宜阳便指日可待。于是在秦武王三年(前308年)秋,甘茂奉命出使魏国,以“共享伐韩之利”为诱饵,再辅以政治军事压力,成功使得魏国倒向秦国,答应出兵助秦共同伐韩。

甘茂返回之后,秦武王大喜之下令其统兵十万攻取宜阳,并与其定下“息壤之盟”。甘茂攻打宜阳五个月而不能下,秦国大臣樗里疾和公孙奭等人则以“甘茂乃是魏国人,不可信”为由,不断劝说秦武王应该撤军,秦武王一度动摇,但甘茂却抛出了“息壤之盟”这个秘密武器。秦武王于是下定决心予以甘茂支持,令乌获统兵五万支援甘茂。

秦武王四年(前307年),在援军的支持下,甘茂终于攻克宜阳,斩首六万。秦军乘胜渡过黄河,夺取武遂(今山西垣曲东南)并筑城,韩襄王被迫派公仲倗到秦国谢罪,同秦国议和。

夺取宜阳之后,秦国等于拥有了东出的桥头堡,疆域开始扩展到了中原,而且完全控制了崤、函之险。而韩国则至此被一分为三,国力大为衰减,而对山东各国而言,宜阳其实也是门户。秦得此城,可以挟二周北攻燕赵,东伐魏齐,南伐宛楚,实施大规模兼并战争。

可以说,宜阳之战后,山东六国面对秦国开始被迫转入战略防御阶段,从这个意义上说,秦拔宜阳之战乃是秦统一六国的里程碑。

综上所述,秦武王嬴荡显然不是个头脑简单的莽夫,反而本可以称为一位颇有作为的君王,可惜其对自己的勇武太过自信,最终导致了意外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