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电商网-电子商务新闻门户网站历史书生被和尚羞辱,20年功成名就他怎么对和尚的?
书生被和尚羞辱,20年功成名就他怎么对和尚的?
2022-07-18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王播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在唐德宗贞元时期,一位文人跌跌撞撞地从扬州惠昭寺木兰院出来。虽然眼里流露出迷茫,但更多的是愤怒,尽管他的口袋中盘缠无几,但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也许,当时没有谁会想到,这位脸上写满着屈辱的年轻人,还会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这里。

这个人叫做王播,出生于唐肃宗乾元元年,那是安史之乱最惨烈的时期。他本是太原人,因为父亲王恕在扬州担任仓曹参军,所以一家都居住在扬州。可惜的是,在王播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亲就先后故去了,他由此成为了孤儿。

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王播的生活自然是无比困顿。可他立志功名,丝毫没有放弃学业。为了能够填饱肚子,混口饭吃,他便找到了扬州的惠昭寺木兰院,寄居在僧舍之中。

在唐朝,佛教兴盛,寺院有自己的僧田,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是一处世外桃源。书生因为不事生产,在寺院中厮混的情况也很多。惠昭寺本身香火旺盛,产业丰硕,也就同意王播住下。王播也没有别的要求,他在读书之时,一听到寺院敲钟,就知道是饭点到了。这时候的他会放下手中的功课,挤进和尚堆中一同吃斋。

这样的生活过了很久,然而有一天,王播却很久没有听到钟声。他还不以为然,继续沉浸在读书的乐趣之中。等到钟声大作之时,王播兴冲冲赶去吃饭,却看到已经满地狼藉,和尚们早已吃完走人,只留下几个小沙弥在收拾碗筷。

很显然,和尚已经对这位读书人厌恶至极,甚至改变了习惯,留下了“饭后钟”的典故。王播是个聪明人,他清楚自己已经不受欢迎了。其实,下一餐他完全可以伺机守着饭点,置钟声而不顾。然而,他不是乞丐,他有着读书人的清高骨气。于是,王播愤然在住所的墙壁上写下一首诗,收拾行李后咧咧呛呛出门而去,这就出现了本文开篇的一幕。

离开寺院的王播,从此却交上了好运。他在唐德宗贞元十年考中进士,又在不久后的贤良方正科中成绩突出,踏入仕途。他的起点虽然很低,也没有什么背景,但依靠着卓越的才干和圆滑的处事态度,最终两次出任宰相。

唐穆宗时期,王播第一次被罢相,出京担任淮南节度使,住所就在扬州。这也是他在二十多年后,第一次回到扬州。王播一时兴起,就想到当年自己寄居的惠昭寺木兰院走走看看。

尽管是被贬,但他仍然是手握重兵的地方军政长官,在当地无人敢与之争锋。寺院听说后,赶紧将他居住过的地方修葺一新,而且还将当年王播题诗的墙壁擦去灰尘,并用上好的碧纱覆盖起来。其实,和尚们心中后悔不迭,他们之所以让落魄学子白吃白住,图的就是他们有朝一日功成名就后可以得到照顾。然而,这一次是严重地走眼了,放过了王播这条大鱼,而且还结下了梁子。

王播威严十足,在前呼后拥之中来到了惠昭寺。当他看到那首墙壁上的诗都受到精心的保护,而自己当年却吃不上一顿舒心饭时,感慨良多。于是,他让手下取出笔墨,写下了这首诗:

三十年前此院游,木兰花发院新修。

如今再到经行处,树老无花僧白头。

在这首诗中,王播显然还是保持了风度,也相当克制。他感慨当年和现在,二十年时间匆匆而过,物是人非。然而,一想起当年的屈辱,王播就越发生气。多年来的环海沉浮,虽然比这些小事要惊险得多,但王播还是忘不了未发迹时受到的待遇,愤然又写下了一首诗:

上堂已了各西东,惭愧闍黎饭后钟。

三十年来尘扑面,如今始得碧纱笼。

在这首诗中,王播就毫不客气了。他将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尽情嘲讽和尚的有眼无珠。这两首诗合起来的名字,就叫做《题木兰院二首》。其实,王播为宰相后,官声并不好,但他的遭遇也可以给我们以借鉴。人生多是起起伏伏,在低谷时,别人看不起自己是常有之事,我们不该自暴自弃,应该做出一番事业,以实际行动回应这些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