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电商网-电子商务新闻门户网站历史杜桑·卢维杜尔与海地奴隶革命 他是怎么做的
杜桑·卢维杜尔与海地奴隶革命 他是怎么做的
2022-08-11

今天小编跟大家一起来了解一下杜桑·卢维杜尔与海地奴隶革命。1794年2月4日“国民大会宣布,在所有殖民地废除奴隶制。因此,它宣布居住在殖民地的所有人,无论肤色,都是法国公民,并享有宪法赋予的所有权利。”这项法令在热烈的欢呼声中通过。它并不是由事实上的法国革命政府雅各宾派的公安委员会提议的。它是巴黎国民公会对来自加勒比地区海地岛的三名代表的出席,产生的一种自发反应。这一位白人殖民者,一位黑白混血儿,及一位自由黑人来到大三人会要求废除奴隶制。这项要求赢得了狂热的掌声并没有争议地被通过。“法国人民的代表……”乔治·丹敦宣布,“直到现在,我们都是作为自利者,为我们自己颁布法令的,但今天,我们宣告普遍的自由…”法国革命已经达到了其激进高峰。

驱动它的是在大西洋另一侧一支50万人的黑人武装暴动。这场起义在商业资本主义的全球大厦上炸了一个洞。在1760到1790年,来自英国和法国的加勒比殖民地的蔗糖年产量几乎翻了一番,达到了30万吨。18世纪伦敦和巴黎时尚的咖啡厅文化,其需求似乎贪得无厌。大西洋经济一种帝国、奴隶和利润的紧密联系—正在成倍增长。牙买加和海地的种植园主,以及布里斯托、利物浦、波尔多和南特的商业资本家,是他们时代的新大款。 欧洲疾病已经让美洲土著居民几乎灭绝而就他们本身而言,欧洲人对加勒比和中美洲的热带疾病也没有多少抵抗能力。对于因此而形成的劳动力短缺,解决方案是跨大西洋运送1200万非洲奴隶。这些人中有三分之二最终死在了蔗糖种植园。一个典型的种植园雇用数百名奴隶。

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不管什么季节,他们每天都要工作16甚至18个小时。给养是最低限度的。奴隶被期望用其劳动增补自家的小菜园生产。医疗护理实际上是不存在的。纪律由用皮鞭和火枪武装起来的野蛮监工来维护。因为过度劳作和无人重视,过早死亡是常有的事。竞争性资本积累的铁律,确保了这个事实:花钱更换奴隶,比在奴隶福利上消耗资源更为便宜,。最大和最赚钱的殖民地是法国控制的海地西半部的圣多明各(东半部的圣多明各,则由西班牙控制)。大约6万名自由居民组织成一支保卫奴隶制的武装力量,但它出现了内部分裂。大部分人对剥削奴隶有一定程度的兴趣,但感兴趣的程度存在差异。用历史学家鲁宾·布莱克本的话说:圣多明各涉及“一种殖民及商业体系,一个贵族政治秩序,一个种族的阶层等级,以及在白人和自由有色人种内部,一种非常不平等的私人财富分配体系”。

巴黎革命的消息,引发了圣多明各统治集团的分裂。这种殖民强国在装置上的破裂,为来自底层的革命创造了一个机会。它开始于1791年8月21日夜晚。“倾听自由的声音,它在每个人心中倾诉。”奴隶反叛者呼喊。数万人这样做。暴动很快传遍了圣多明各的北部平原,吞没了数百座种植园。它孵化出了无数武装反叛团体,而这些反叛很快成为一种肆虐整个海岛的、日益复杂的多边冲突的特征,而且是根深蒂固的不过,起初的黑人反抗并非一场奴隶解放的战争。大多数黑人将领不是废奴主义者,他们的目的不过是实现自己和跟随者的自由,并改善大多数奴隶的环境。 两个因素改变了这场冲突。

一个原因是反对法国革命的战争,以及其雅各宾派领导人不顾一切地需要同盟。另一个是黑人将军杜桑·卢维杜尔的激进领导。在保王党、西班牙人和英国人的攻击之下1793年8月29日,圣多明各的新雅各宾派政府颁布了一个废除奴隶制宣言。它用奴隶的语言克里奥尔语发布,确保它在奴隶的小屋里能被理解。其结果是“一个奴隶解放的鞭炮式连锁反应”(布莱克本)。大多数黑人将军曾站在法国的敌人一方战斗。但保王派、西班牙人和英国人都赞成奴隶制度。因此在1794年5月,杜桑卢维杜尔与他的联盟决裂并加入了法国共和派。

当国民公会的《废奴条例》传到海地时,他的新忠诚被确认。正如西印度历史学家詹姆斯描述的那样,杜桑从此成为“一个黑人雅各宾派”,现在,他为了奴隶的解放发动了一场毫无保留的战争。在关键的历史转折点,革命领导层是至关重要的。革命领袖们既不是纯粹的乌托邦分子,也不是完全的实用主义者,而是涉及两者的一个辩证啮合。它要求一个未来选择的愿景超过当前情况,但反映的是从当前孵化出的可行性。它意味着盼望一个新世界,同时在旧世界保持固定。这就是1794年,杜桑·卢维杜尔和他的军队承担的角色。

卢维杜尔成为一场海地全部黑人膨胀的起义的领袖。他的军队讲求纪律、机动灵活、作战有效一成为奴隶革命的中流砥柱。在其周围,活跃着无数地方抵抗团体。对奴隶主和殖民主义者来说,海地很快就变得难以管制了。1798年,英国试图对这块殖民地实行完全征服,但被击败。他们的失败让自己损失了2万名男人(在与奴隶反叛者和法国远征军的作战的加勒比战场,他们的总损失达到了6万)1799年以后的法国统治者拿破仑·波拿巴决心在美洲恢复法兰西的帝国。在1802年,他派遣了一支新的军队,打出的旗号是镇压黑人雅 各宾派。卢维杜尔被捕,被送回法国,第二年,他因监狱的疏忽而去世。但他的运动并没有死。

黑人和穆拉托人将军挡住了法军,宣布了他们的独立,并发动了一场新的解放战争。它们释放出了被压迫者的愤怒,而这种愤怒吞噬了他们的敌人。“但这些黑人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们中的一员回忆道,“他们是如何战斗,是如何死去的?任何不得不与他们作战的人,都知道当他们不能求助于计谋时,不计后果面对危险的勇气。我曾经看到一个士兵的纵队,被四门大炮葡萄酒喷洒般的撕开。他们没有任何倒退,继续前进,他们倒下的人越多,剩余的人似乎就越勇敢。”拿破仑派出3.5万军队到海地,其中几乎有3万人死于战场或疾病。到了1803年底,黑人雅各宾派第二次赢得了他们的独立。他们已经击败了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殖民霸权。1804年1月1日,他们宣布成立海地共和国一个黑人统治的独立国家通过奴隶革命创建。它将站在整个美洲通向最终解放的道路上,作为指路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