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创投 >

风投圈5大派系:百度重技术 阿里爱投下属

2019-11-15
风投圈5大派系:百度重技术 阿里爱投下属

风投圈5大派系:百度重技术 阿里爱投下属

时 间:2019年11月15日 18:50

详细介绍

  【编者按】以前,一个广告牌砸下来,砸死十个人,有三个是经理。现在砸下来,十个人中,有三个是天使投资人。近几年天使投资行业正在密集爆发,天使投资机构的投资金额甚至可以媲美10年前VC投资额的量级。除了资金数量的激增,上市公司高管、演艺圈的明星等各种社会角色都纷纷加盟天使,天使投资人的角色也走向多元。

  不论天使投资行业如何发生巨变,其高风险,低成功率的本质特点仍旧存在,但如果瞄准方向、果断出击,带来的也可能是高收益。徐小平投资聚美优品,获得平均800倍的回报;滴滴打车天使,投资70万回报35亿……但“神话”毕竟是少数,多数天使每日都在对一个又一个“走钢丝”般的风险进行判断,稍有不慎,换来的便是资金打水漂的结果。

  正因其极高的风险性,使得诸如税收优惠等外部的协助、成帮结派等抱团合投的温暖在这个圈子中额外的重要,各种天使组织中,总是出现他们共同的身影。

  一个人的过去,会给他的现在及将来留下什么样的烙印?在同一家企业工作过的一群人,离开之后,再度投入到相同的领域工作,这样类似的一段职业迁移,会给这群人带来怎样的联系?

  新芽NewSeed带来《天使风云》系列第四篇稿件,寻觅从同一家名企“毕业”的一群天使投资人之间,会存在着的相似点及连接点。

  表格中的红色字体,描述的是这些天使投资人们曾经在百度从事过的一段工作历程,可以看出,表中的7位天使,都或多或少与“技术”打过交道。

  写代码、研究产品、做CTO,这一类给人以“冷淡”、“寡言”印象的职业类型,却同时出现在7位从百度“出走”的天使投资人身上,与其反差极大的是,他们转型后所从事的天使工作,却少不了频繁与人接触、沟通。

  王啸,每次出现的形象几乎都是“黝黑皮肤+眼镜框”,吐字句子简短、语速不断加快,仿佛多说一句废话都是浪费生命;吴世春在公开场发言的时候,观点犀利的同时,言语间停顿次数也较频繁,嘴巴语速仿佛并不能与脑中的信息更替速度同步。两位看上去典型的技术男,却也投出一家又一家明星案例。

  新芽NewsSeed曾采访王啸时,他透露的一段信息或许能解析他们投资成功的原因,“我在百度,从技术端、产品端、市场端到销售端的整个链条中,看过很多事情,这些经历对于我做天使投资有很大帮助”,“很多规律、很多事情以前都经历过,这对我的业务判断作用非常大。”

  清流资本董事总经理王梦秋,在百度工作的11年期间,曾主导负责多个部门的工作,了解百度的每个部门,对行业深度的理解以及实操的经验也都与那段经历息息相关。

  “程序猿”、“攻城狮”,并非只会对着电脑敲键盘,逻辑思维强势的他们,也能够亮相前台,尝试站在“刻板印象”的对立面,展现技术咖摇身一变的魅力。

  不知是不是多数都有高管、负责一片区域管理的经历,从阿里巴巴出来的天使投资人,相比较于从百度走出来的天使而言,更擅长站在创业者身后做战略部署,指点江山,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低调的人。亦或与他们出走后加入或成立的天使机构,多在以阿里为中心映射出的杭州城有关,远离创业与投资集中场所“北京”,或许能为他们提供更多默默做事的清静氛围。

  表格中,从阿里巴巴出来的天使投资人,除了做过诸如“十八罗汉”级别的高管、区域负责人之外,还有诸如赵仕勤、屈田这般曾在阿里从事投资相关的负责人,总体来看,阿里“毕业”的天使,曾在阿里巴巴所从事的职业,相比较于百度的“技术咖”们而言,更具备与外界市场的紧密相关性。

  或许阿里巴巴提供的与市场紧密连接的岗位,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练就阿里“毕业”天使们的武器。这一点从投资滴滴的历程中,更能看出一二,站在滴滴程维身后,不论是对抗起初占据上海据点的大黄蜂,还是在之后与快的合并之中,都能体现出对市场动向把握的敏捷。

  从阿里中出来的投资人,也喜好投资从阿里走出来的创业者。比如投资的滴滴打车,其创始人是曾经的阿里员工程维;吴泳铭投资的宋小菜,其创始人余玲兵,也曾就职于阿里巴巴;李治国投资的蘑菇街创始人陈琪,曾为淘宝网商城事业部、商户平台事业部产品经理……

  提及腾讯离职员工,不得不提及两个组织:“南极圈”和“单企鹅俱乐部”。离职的腾讯员工们组成了名为“南极圈”的团体,在离职之后仍旧共享着各自的资源。

  腾讯离职员工侯峰成立“单飞企鹅俱乐部”,他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腾讯离职员工数量到2018年能够达到2万,当离职人数与腾讯在职人数达到均等时,“这会是一个标志性事件”。

  “离职”是腾讯“毕业”做天使的群体最大共性,根据表格可以看出,从腾讯走出来的天使投资人,曾在老东家分布在各个岗位上,并没有共同的职位类型,这与腾讯庞大又繁多的业务线有关。

  有“腾讯五虎”之称的曾李青,是这批腾讯系天使群体的人之中,职位最高的离职员工。其他的天使投资人,有的曾驻守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有的从事技术岗位,有的曾从事研究岗位,还有的是连续创业者、因创业项目被腾讯收购而加入的。曾李青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平台“德迅投资”,吴宵光、戴志康成为业界知名的天使投资人,蒋宇捷的品牌代名词是“信天创投”……名片上,取代“腾讯”给自己带来的光环,转而一手创立的品牌或者自己的姓名成为充当名片的闪光点,是腾讯离职员工最大的成就。

  华为系的创业者一度被称为是华为的“编外”军团,他们延续华为的“集团作战、不屈不挠、奋不顾身、争取市场先机”的“土狼”精神。

  朱波在刚创办创新谷时,曾有媒体称,他力挺大学生创业,偏爱抓住“屌丝”用户的产品,而在投资风格上信奉华为的“狼性文化”,只靠所投项目的回报收益,让自己处于“饿狼”状态。无独有偶,有“最穷天使”之称的王利杰,也偏好做小基金,每次投资数十万元,力求在创业公司最早期便入股。

  “金山系”创业者,是创投江湖中著名的、盛产优质创业者的“黄埔军校”,堪称中国版的PayPal“黑帮”。从金山出来的天使投资人,也不乏赫赫有名者。

  雷军从“金山系”中走出来后,一手打造出自己的“雷军系”、“雷军帝国”,金山、猎豹、欢聚时代、迅雷,都是“雷军系”旗下的上市公司,此外,“雷军系”中还有一家估值数百亿美元的“独角兽”——小米。

  傅盛联手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成立紫牛基金,对于天使投资的布局跃跃欲试;蒋涛与王峰成立的极客帮创投、孔毅与李祝捷发起的真顺基金,都在各自的天使投资成绩中有所收获。

  BAT、华为、金山也曾从小公司慢慢做起,逐步发展为大企业,林子大了,鸟儿翅膀硬了,希望找寻属于自己的发展天空,形成“XX系”离职员工并不奇怪。但从同一家公司出走创业或投资、成功率又出奇地高,时间长了便会形成自有的圈子,就如百度、阿里、腾讯、华为以及金山,从中离职的员工被称为“百度系”、“阿里系”、“腾讯系”……某种程度上,离职员工的大批成功,也是其老东家强大的力证。

上一篇:一创投行:新重组方案有重大调整将解决同业竞争 下一篇:阿里eWTP基金与风投公司成立新基金 投资印度创业公司

人物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