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创投 >

高科技创投12年朗玛峰一直是“攀登者”

2020-03-20
高科技创投12年朗玛峰一直是“攀登者”

高科技创投12年朗玛峰一直是“攀登者”

时 间:2020年03月20日 07:54

详细介绍

  成立于2007年,朗玛峰创投专注于高科技创业投资领域已有12年。截至2019年底,逐步投资了150余家企业。滚雪球般的由小到大,联合创始人李运喜笑称朗玛峰是“草根创投”。

  当前,中国经济增量时代已经过去,社会主要矛盾已经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存量博弈的时代,人们对效率和生活质量提升的需求加大,而这样的市场需求正是高科技企业发展的驱动力。

  2006年1月16日,北京正值凛冬,中关村园区非上市公司开始进入证券公司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试点,新三板诞生了。

  也是在2006年,工商管理出身的朗玛峰创始人肖建聪进入了创业投资行业。在2008年朗玛峰发起的一场28家企业参与的新三板董秘座谈会上,朗玛峰“相中”了其中的新型医药服务企业星昊医药。此后的星昊医药融资表现优异,2015年成为募集金额排名top10中唯一的医药行业公司。

  2012年到2015年,朗玛峰陆续投资20来家新三板企业,可以说,朗玛峰是“脱胎”于新三板的。联合创始人李运喜在回忆当年经历时表述道,“当时新三板企业可以算是小型的Pre-IPO,相对来说发展成熟,风险小回收快的特点有利于刚刚起步的朗玛峰积累信用,朗玛峰也就此树立了一定的品牌影响力。”

  2015年,新三板指数登场,预示着新三板市场正式进入“看盘”时代,市场同时加速扩容,融资规模、挂牌数量进一步提升。然而在火热的“掘金”时代到来之时,朗玛峰决定不再投资新三板企业反而选择大规模退出。

  当时的新三板市场溢价过高,估值水平甚至达到几百倍,市场流动性不佳也是其一大硬伤。快速扩容,行情暴涨,大量新三板基金在行情高点时成立,为基金后续的亏损埋下隐患。

  果不其然,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的1511只新三板基金平均亏损了9.77%,172只2018年到期的产品中,有63只产品的最新净值已低于初始净值20%以上,不少新三板基金产品在到期退出时都遇到了难题。2015年及时退出的战略使朗玛峰成为少数在新三板上赚到钱的创投。

  2015年之后,朗玛峰创投从北京走向全国,陆续投资了云学堂、影创科技、川土微电子等早期项目。据不完全统计,朗玛峰这阶段投资的天使或A轮项目中后续拿到融资并且有不错发展的企业占到七成以上。

  12年深耕,朗玛峰总结出了股权投资完整生命周期募、投、管、退四个环节的内在逻辑:募资是基础,投资是核心,管理提升价值,退出实现回报。

  清科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新募基金总规模约831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0.4%。同时,募资两极分化现象愈发明显,马太效应得到充分体现,头部机构占到越来越大的市场份额。

  募资寒冬下,朗玛峰2019年募集了十几亿人民币的基金,至今为止已管理2000多名LP。与其他创投出资人占比不同的是,朗玛峰创投出资人中的母基金以及政府引导基金比例较小,其跨过财富管理公司,面对高净值的个人和一部分企业直接发行私募股权基金。

  创始人肖建聪曾表示,“朗玛峰是微观的创业者。”每年都有不好的消息,但朗玛峰更加在乎自己是不是足够强大。

  即使在募资寒冬下,朗玛峰仍旧在给LP“泼冷水”。李运喜表示,“朗玛峰一直认为创投机构不能盲目宣传,LP感觉到‘受伤’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期望过高。长周期股权某种程度上等同于长期债权,年化收益在10%-30%的期望范围才是合理的。”

  朗玛峰也始终有意识的强调风险意识。“拿别人的钱是要还的,别人的钱比自己的钱重要。”朗玛峰认为,企业能赚多少钱有多少回报是由市场来决定的,投资更关键的是要预估可承受的最高损失限额,要看企业的安全垫有多高。

  朗玛峰的股权投资面向的是高科技高成长的企业,如何判断一家企业的可投性,朗玛峰除了一个“不亏钱”的原则外,还有这样三条基本线:

  一、企业家格局。“老板和企业家是有本质区别的。老板想着自己的腰包够不够鼓,而企业家时刻把客户和员工利益放在首位。”朗玛峰认为成功的企业家一定有一条特质是“专注”,要有独自承担一切的能力,在具备超前的战略眼光的同时,始终专注研发更好的产品,满足“最挑剔”用户的需求,做大市场规模,才能吸引优秀员工、留住优秀员工。

  二、行业地位突出。对于项目选择,朗玛峰认为从技术角度来看要么具备独一无二的特质,有一定的固有价值和成长性,这样的项目需求弹性强,不会因为市场波动被轻易替代。要么则是处于行业龙头地位。

  三、市场空间大。朗玛峰对项目所处行业的要求是百亿级以上的市场空间。很多市场空间小的项目不需要股权融资也可以成长为隐形冠军,而在市场空间足够大的行业深耕才能给创业者创造更多机会。

  在投后管理方面,朗玛峰有自己专业的投后管理团队。由于不少高科技企业家在企业管理能力方面有所欠缺,朗玛峰建立了自己的企业家大学,邀请了像拉姆·查兰、包政、彭剑锋这样的国内外管理咨询大师和优秀企业家分享成功管理理念,同时增强与企业的投后沟通。

  朗玛峰也始终与投资公司分享自己“三高一低”的独特管理理念,即客户的满意程度高,员工的收入高,股东的回报率高以及综合成本低,这些将最终定义企业的伟大。

  可以看到,朗玛峰的管理理念一定程度上是与其投资理念相契合的,相较于客户量,朗玛峰更在乎客户复购率;相较于员工数,朗玛峰更在乎优秀的员工是否留在了合适的岗位上。

  退出是四个环节中的最后一环,但也是决定能否实现循环,决定创投机构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一环。对LP来讲,流动性就是收益,朗玛峰的退出逻辑是投资不能入戏太深,要时刻想着LP。除上市以外,还要把握好并购、转让、回购等其他可以退出变现的机会。

  一方面是由于基金周期的限制,80%以上的人民币基金在5年到7年之后到期;另一方面则是为确保资金的可持续性,只赚可以承受的时间周期的钱,投资机构要有足够的时间成本意识,适时的让LP看到回报。

  近日,中国银行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认为,2019年全球经济下行趋势明显,预计经济增速为2.6%,创近年来新低。全球经济高度金融化,高流动性、低增长、低通胀和高泡沫为主要特征。事实上,市场投资热情自2018年初已经开始趋冷。人口红利见底,流量增长乏力,存量博弈的时代来了。

  2018年11月5日,国家主席习出席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宣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始终坚持高科技领域投资的朗玛峰也等到了高科技的风口,中国资本市场迎来一个全新板块,有利于实现资本市场和科技创新更加深度的融合。

  在坚持高科技投资方向的同时,朗玛峰做出了尽可能多投资、投中后期项目的决定。市场低迷正是投资的好时机,此时投资价格和公司估值都能回归理性数字。同时鉴于早期项目可能熬不过经济下行期,朗玛峰在2017年下半年开始聚焦在Pre-IPO企业。

  2018年以来,朗玛峰陆续投资了集成电路设计公司澜起科技、“高铁刹车片之王”天宜上佳、网络信息安全服务公司安恒信息、计算机视觉行业领先的算法服务提供商及解决方案供应商虹软科技。目前,四家企业均已在科创板上市,朗玛峰创投也因此在科创板投资机构中处于领先地位。

  谈及未来两三年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李运喜认为有两大趋势十分明显,这两大趋势也是朗玛峰存量市场博弈术的依据。“基于这两点趋势判断,朗玛峰当前要做的就是多募资、多投资,更多地推动优质企业进入资本市场。”

  第一,科创板及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之后,中国企业的上市节奏将会加快。权威数据显示,目前,科创板从企业上市申请受理到完成注册平均用时4个多月。“像这样把优质企业不断引到资本市场,才能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

  第二,一二级市场未来将会迎来很好的表现。全球经济有三大泡沫:日本的债市、美国的以及中国的房地产。“钱流入企业可以用来研发产生利润,但如果更多的钱在房地产里,其本身不创造任何价值,对中国经济是很大的负累。”大量资金在流动,只有一二级市场可以承载,因此朗玛峰推测,未来两三年,中国直接融资比重将有较大幅度的提升。

上一篇:达晨君联深创投同创伟业四大VC竞技同期业绩拼 下一篇:上海百亿创投基金“升级” 帮扶青年企业家度过疫情“寒冬”

人物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