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创投 >

创投基金退出大松绑:鼓励投早、投小、投科技

2020-03-20
创投基金退出大松绑:鼓励投早、投小、投科技

创投基金退出大松绑:鼓励投早、投小、投科技

时 间:2020年03月20日 07:54

详细介绍

  近日,中国证监会修订并发布《上市公司创业投资基金股东减持股份的特别规定》(下称:《特别规定修订版》),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同步修订实施细则,3月31日正式实施。

  《特别规定修订版》完善了创业投资基金反向挂钩政策,大幅简化反向挂钩政策适用标准,取消大宗交易减持受让方锁定期限制,并明确提出投资期限5年以上的创投基金减持比例不受限制。

  消息一出,立即轰动了VC/PE圈。有VC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特别规定修订版》对创投基金而言是重大利好,有效缓解基金目前的退出难题,有利于畅通“投资——退出——再投资”良性循环,吸引更多资本加入,更好发挥创业投资对于支持中小企业、科创企业创业创新的作用。

  2016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对创业投资(基金)企业,“研究建立所投资企业上市解禁期与上市前投资期限长短反向挂钩的制度安排”。

  所谓反向挂钩制度,是指创投基金所投股份的锁定期与IPO之前的投资期限成反比,即前期投资的时间越长,锁定期越短。

  为落实国务院此项政策要求,2018年3月证监会发布《特别规定》,明确创业投资基金反向挂钩政策。政策实施以来,对专注于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的创业投资基金市场化退出给予支持,取得了一定效果。

  近日,证监会又从5方面对反向挂钩政策做出修改完善。洪泰基金方面表示,与18年的《特别规定》的遮遮掩掩相比,《特别规定修订版》可谓大刀阔斧,毫无保留的为符合条件的创投机构减持“减负”。

  首先是简化反向挂钩政策适用标准。原《特别规定》要求,创业投资基金申请享受反向挂钩政策需要符合两个条件:项目投资时符合“早期中小企业”或者“高新技术企业”外,还要求该基金“对早期中小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的合计投资金额占比50%以上”。

  而修订版明确创业投资基金项目投资时满足“早期企业”、“中小企业”、“高新技术企业”三个条件之一即可享受反向挂钩政策,并删除基金层面“对早期中小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的合计投资金额占比50%以上”的要求。

  与此同时,《特别规定修订版》放开了创投基金通过大宗交易受到的减持限制。其中提出,取消大宗交易方式下,减持受让方的锁定期限制。

  在原规定中,采取大宗交易方式的,在任意连续90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且受让方在受让后6个月内,不得转让所受让的股份。

  此前,《特别规定》对减持比例限制有所放宽,由原本的一年最高减持4%增至一年最高减持12%。但修订版则进一步释放利好消息,明确提出加大对专注于长期投资的基金优惠力度,允许投资期限在五年以上的创业投资基金锁定期满后减持比例不受限制。

  另外,《特别规定修订版》还提出,合理调整期限计算方式,投资期限截至点由“发行申请材料受理日”修改为“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日”。并拓宽享受反向挂钩政策的适用主体,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依法备案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参照适用。

  业内认为,证监会对反向挂钩政策简化优化,有利于缓解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退出难”。符合反向挂钩政策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创业投资基金持值占比很小,且需根据限售要求分批解禁,不会显著增加市场减持压力。

  毅达资本方面认为,《特别规定修订版》将鼓励投早、投小、投创新,鼓励创投基金做企业长期的伙伴,缓解疫情影响下中小、科技企业面临的融资困境。同时,将缩短创投基金的回报周期,提高基金 IRR,稳定投资人信心,缓解资管新规实施以来困扰创投行业的募资困难,吸引和撬动更多创新社会资本参与中小企业和实体经济的投资,加粗创投基金管道。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发布数据显示,一级市场私募基金资金募资端寒意尚存。2020年1月,国内股权投资市场新募集基金数量金额双双下降近半,新设立基金数量和目标规模环比更是大幅下降约七成。

  而比募资及投资更迫切的是PE/VC们的退出需求。大量2010至2013年间成立的私募基金已面临必须退出的节点。而政府引导基金自2014年起高速发展,亦有大量资金正等待退出。而在资管新规影响下,不少银行投资项目也面临着退出压力。

  目前而言,上市减持依旧是国内投资机构的主要退出渠道。虽然2019年得益于科创板的设立,VC/PE机构的退出渠道有所改善,但创投基金始终没能摆脱“减持新规”的紧箍。有深圳地区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2019年基金退出率同比下降超30%。而退出难,导致了融资更难。

  实际上,在2017年,堪称“史上最严”减持新规出台以来,关于减持的讨论在PE/VC圈内从未停止过。业内多名投资人表示,原有的减持新规大幅延缓创投机构退出效率,创投基金很难适时退出,资金无法正常回笼,导致整个行业存在流动性风险。

  上海联创创始合伙人韩宇泽曾呼吁,减持政策应“实时做出调整”。他指出该制度不适合当今资本市场的发展,直接导致了资本市场的流动性很差,并极大的影响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退出问题。

  上述深圳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有些限制政策反而让机构一到时间就扎堆减持,毕竟基金存续期有限,而目前国内基金的退出渠道也比较单一。

  而此次《特别规定修订版》的出台为基金退出松绑。毅达资本董事长应文禄指出,政策的落地将松绑创投基金的退出约束,促进行业回归正常生态。本次政策修订后,惠及范围更广。以毅达资本为例,2018年的反向挂钩政策惠及范围,不足在管上市项目的10%,此次新政,初步估计惠及范围达到80%以上。

上一篇:上海百亿创投基金“升级” 帮扶青年企业家度过疫情“寒冬” 下一篇:那座理想国际大厦见证了创业者时代的起伏

人物观点

  • 那座理想国际大厦见证了创业者时代的起伏
    那座理想国际大厦见证了创业者时代的起伏

    位于北京市北四环西路58号的理想国际大厦,从2004年建成以来,就是中关村的标志性建筑。从早年门户网站的老大新浪,到10多年销量稳居消费类电子产品第一的爱国者,再到如今占据BAT三巨头

  • 创投基金退出大松绑:鼓励投早、投小、投科技
    创投基金退出大松绑:鼓励投早、投小、投科技

    近日,中国证监会修订并发布《上市公司创业投资基金股东减持股份的特别规定》(下称:《特别规定修订版》),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同步修订实施细则,3月31日正式实施。 《

  • 上海百亿创投基金“升级” 帮扶青年企业家度过疫情“寒冬”
    上海百亿创投基金“升级” 帮扶青年企业家度过疫情“寒冬”

    中新网上海3月12日电(郭颖许婧)随着软银中国、IDG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的陆续加入,3月2日在沪启动的百亿创投基金支持创新创业活动项目所汇聚的创投基金规模迅速从百亿级提升为千亿级。目

  • 高科技创投12年朗玛峰一直是“攀登者”
    高科技创投12年朗玛峰一直是“攀登者”

    成立于2007年,朗玛峰创投专注于高科技创业投资领域已有12年。截至2019年底,逐步投资了150余家企业。滚雪球般的由小到大,联合创始人李运喜笑称朗玛峰是草根创投。 当前,中国经济增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