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创投 >

盘点:深创投和它旅业被投的小伙伴们

2020-03-21
盘点:深创投和它旅业被投的小伙伴们

盘点:深创投和它旅业被投的小伙伴们

时 间:2020年03月21日 21:37

详细介绍

  【品橙旅游】近年来,在旅游创业企业融资消息的公布中,不少资本品牌从“幕后操盘手”逐渐被揭开神秘面纱展示在台前。在腾邦、一块去、辛巴达、比客、道旅的融资信息,以及近日皇包车宣称完成C+轮5000万美元融资,这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投资机构名称: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创投)。

  6月25日,皇包车旅行对外宣称完成C+轮5000万美元融资,本次融资由深创投领投,其他投资机构跟投。这是皇包车旅行继2018年3月获得由红杉资本领投,经纬中国、和谐资本及经纬中国邵亦波跟投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后的又一次融资。至此,皇包车旅行已收获国内投资机构数家。

  发轫于深圳的深创投,在投资浪潮中摸爬滚打20余年,已然成为国内创投圈的“黄埔军校”,参与投资了不少早期的旅游项目。

  深创投在旅游领域进行过试水,目前投资效果平平。从时间跨度上来看,深创投参投旅游领域持续了10年,主要项目如下:

  在上述10起旅游投融资事件中,深创投早期参投的腾邦国际(300178.SZ)已于2011年2月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美团点评(于2018年8月在港交所主板上市。此外,百富餐饮(832050.OC)、道旅旅游(834697.OC)、一块去(837096.OC)分别于2015年2月、2015年12月和2016年5月登陆新三板市场。

  从上述项目来看,深创投在旅游领域多投资于初创和成长型项目。相对于旅游领域的其他投资机构,深创投在B端和出境游领域投资相对集中。

  从一开始数家资本的加持,一度入选新三板创新层,到如今却被带上ST帽,且面临被动摘牌的尴尬处境,这不过是2年的光景。

  2018年4月,一块去(837096.OC)发布2017年度报告,披露一块去营收为4.01亿元,同比下降21.85%,净利润为-3855.56万元,亏损同比扩大53.04%。而合并报表后的资产负债率更是达到-102.01%,期末净资产为-141.58万元。于是,一块去直接被扣上了“ST帽”,且被“踢出”创新层。

  而在2017年,一块去喊出的口号是,“要在2018年实现10亿元营收并进入盈利阶段”,如今不仅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而且还出现到资不抵债的局面。2018年8月底,ST一块去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业绩更是一落千丈。2018年上半年,ST一块去实现营收0.41万元,同比下降-77.66%,净利润依然为负。

  作为以周边游业务起家的一块去,自2012年7月成立,到2016年5月挂牌新三板,其营收规模已高达5亿元,高成长性成为一块去入选创新层的直接原因,但随后发展却不尽人意。

  2016年12月,一块去发起当年第三次约募集1.12亿元资金的计划,但最终搁浅。一块去遭遇了资本市场的“滑铁卢”。股转系统的“高成长性”,无法遮掩投资领域对在线旅业进入低迷波谷的冷静。此时,一块去达到约6.88亿元估值的历史高点。与2016年5月融资时期的估值相比,此时一块去估值已经翻倍。

  时隔1年,2017年12月一块去计划融资募集1.1亿元,此时其估值已回落到2016年5月的3.50亿元。

  实际上,从2012年到2017年,一块去一直处于业务转型中,行业内的产品同质化已不可避免。从周边游到度假酒店、再到线路、出境游和景区托管业务,其被动转型升级难以形成有效壁垒。

  2018年4月初,道旅旅游获得由深创投和国隆资本参投5000万元,这是继半年前道旅旅游退出新三板后的首笔融资。也是深创投自2015年9月投资一块去旅行网,3年后再次涉足旅游项目。共同之处在于道旅也登上过新三板。

  实际上,道旅旅游在新三板上的融资表现并不理想。仅在2016年11月,以参加ITB展会费名义募集47.25万元,由实控人吴维略认购。此后2017年4月,道旅拟进行用于在线旅游酒店实时库存分销系统的开发和设立新的客户服务中心的第二次定增,认购对象是原有股东,募集金额为300万元。几乎与此同时,道旅旅游发布2016年度报告,因道旅旅游连续3年持续亏损且呈现扩大趋势,兴业证券对其发出持续经营能力的风险提示函。此时的道旅旅游负债率已经达到99.92%,接近资不抵债。此时募集300万元,或有提高注册资本及净资产,以此来降低负债之意。在2017年8月披露的半年度报显示,其扭亏为盈,但负债率依然高达94.81%。9月初,道旅旅游申请拟终止挂牌新三板,随即第二次定增夭折。

  从成立至今,市值不高的道旅旅游一直在做的事情之一即提高注册资本。从当初的10万元到退出时的381.50万元,股价基本维持在1.50元/股。深创投选择在此时战略投资道旅旅游,是其需要资金的时候,也是其发展的脆弱阶段。

  时隔一周,主营B2B机票业务的PKFARE(比客)获得由民航投资基金、凯撒旅游以及长江商学院创创基金参与的A轮千万融资。早在2015年8月,比客就曾获得深创投天使轮6000万元融资。基金投资旅游业B端企业,也曾一度让业内有了新的想象。

  2018年9月,有媒体爆出广州辛巴达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简称,辛巴达旅行)自2017年7、8月起,出现工资迟发及欠薪情况,随后该公司多名员工离职,并申请劳动仲裁。

  品橙查阅相关网站,从2018年6月至今,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针对辛巴达旅行给出数十起判决,初步合计涉及金额超70万元,且均是未履行状态,失信被执行人(广州腾游旅游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简称,腾旅信息,其为辛巴达母公司)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

  2019年4月,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审理原告我趣旅行深圳分公司与被告深圳市熊猫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腾旅信息全资子公司)、广州腾游旅游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要求查封、冻结被告深圳市熊猫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所有的价315452.20元的财产申请,被法院裁定书认定符合法律规定,并要求被告执行。

  作为辛巴达旅行创始人的潘云龙,先后在南湖国旅、广之旅有10年出境旅行工作阅历,也算是在“旅游大社”中经历过历练。辛巴达旅行成立9年来,加上杨向阳参投的天使轮,其先后获得过三次融资。A轮融资,即2015年4月深创投参与约千万元;2016年11月的A+融资为深圳勤智资本领投,深圳众投邦等跟投的千万元:两次融资主要分别用于技术层面和业务层面。

  据此前相关信息透露,辛巴达旅行网曾与海外300多个目的地与3000多家地接供应商合作,并为上述供应商提供统一的软件操作平台。这为致力于以互联网模式降低定制游操作成本愿景的辛巴达旅行提供了底气,潘云龙一度筹划在2016年初登陆国内资本市场,以此获得更多的融资。但是,这一目标遭遇搁浅。新一轮融资直到2016年底才姗姗来迟,而这千万元融资,背后是互联网融资的寒冬。

  除了上述,深创投直接参与投资的旅游项目外,作为曾经在创业板收获颇丰的深创投,其“红土基金”概念股也在旅游上有突出表现。

  2018年11月,西安旅游(000610.SZ)股票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20.37%,一字涨停板与其参股持有西安红土创投35%的股份有关,据悉当时公司有意准备科创板申报。但概念可以炒作,业绩才是王道。

  随着科创板公司名单的陆续揭幕,网上网下密集申购期来临,西安旅游并没有出现在名单中。相比效果平平的旅游领域布局和投资,深创投在其他领域的辉煌战绩,还颇值得研究。

  1998年,随着王菲和那英一首《相约98》,中国改革开放迎来了20年,搜狐、新浪、网易、京东、腾讯等一批互联网巨头相继在这一年前后诞生。

  在这样一个风起云涌的时间节点上,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关于借鉴国外经验,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提出创业板“三步走”的发展思路。深圳作为创业板计划落地的城市,开始着手筹建创业板。

  1999年10月,首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简称,高交会)在深圳开幕前夕,深圳五洲宾馆(1999年8月),作为中国本土最早一批创投机构代表的深创投悄悄成立。此时的深创投,其初始资金是由深圳市国资委出资5亿元并引导社会资本出资2亿元构成,说是引导,事实上也费了九牛之力才争取了2亿元社会资本,由此拉开了深创投20年的投资大幕,同时踏上征程的还有中国的股权投资。

  对于20世纪末的国企,风险投资算是个新鲜事物。要想打破对新鲜事物的观望僵局,首要事情就是找对人,作为深创投掌舵人的阚治东就在此时上马。其首创的只投“差一步企业”的模式,即Pre-IPO模式,为深创投带了巨大的回报,也让深创投名声大噪。在这之后,深创投先后迎来陈玮和日后被称为“南帝”的靳海涛。

  在经历美国纳斯达克神话破灭,香港创业板暴跌事件后,创业板推出日期一波三折。终于在2009年,创业板正式开启,首批上板的28家企业中,有4家拥有深创投的投资背景。深创投多年的重仓布局,迎来丰收时刻。与此同时,深创投在全国各地设立以“红土”系列命名的区域基金,积极布阵和深耕区域市场。

  在以“做创新价值的发掘者和培育者”的使命愿景下,深创投已发展成为以创业投资为核心的综合性投资集团,注册资本已达54.2亿元。显然,如今的深创投已不是当初为了7亿元注册资金苦口婆心劝说时的“弱小、无助”,俨然成为一家管理资金规模达3443.92亿元的庞然大物。目前,深创投管理基金包括:12只股权投资母基金,131只创投基金(含108只政府引导子基金、4只中外合资基金、天使基金、并购基金等),9只专项基金(不动产基金、定增基金、PPP基金),同时,还有国内首家创投系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红土公募)。

  从1999年至2019年5月20年间,深创投在信息科技、光机电/先进制造、消费品/物流/连锁服务、生物医药、能源/环保、新材料/化工、互联网/新媒体等领域投资1002个项目,总投资额约443亿元人民币。其中145家投资企业分别在全球16个资本市场上市,252个项目已退出(含IPO)。

  深创投投资项目主要集中在光机电/先进制造、信息科技和消费品/物流/连锁服务领域,投资金额占比分别为24%、12%和23%。投资项目阶段主要是成长扩张期,投资金额和投资项目数占比基本持平,基本在71%左右。其创投业务年平均回报率超过40%。

  毫无疑问,深创投的投资业绩表明,其已经是中国本土规模最大,运营管理最成功的风险投资机构之一。虽然旅游领域投资效果平平,但从行业角度仍然期待大浪淘沙之后,旅游在资本的助力下,能迎来下一次黄金发展期。

  深创投20年发展至今,早已不是初期几乎无人看懂的新事物。20年来,深创投见证了中国本土创投的潮起潮落,它的每一步都是中国本土创投发展的缩影,如今是创投圈的“巨无霸”和“黄埔军校”,更是一个时代的符号。随着为深创投效力18年,引领中国本土创投发展的“创业元老”孙东升退休卸任深创投总裁,以及深圳证监局原副局长左丁接任,深创投管理层近日迎来大换血。科创板开市在即,期待深创投的旅游小伙伴,迎来更好的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独家 驭势科技全员调整薪酬最高幅度35%员工质疑为变相降薪 下一篇:驭势科技全员调整薪酬最高幅度35%员工质疑为变相降薪

人物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