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创投 >

行业调整步履不停 创投挖掘新人新作回应市场焦虑

2020-08-15
行业调整步履不停 创投挖掘新人新作回应市场焦虑

行业调整步履不停 创投挖掘新人新作回应市场焦虑

时 间:2020年08月15日 06:17

详细介绍

  新导演、新电影,往往蕴藏着能量、勇气和未来,这些总是能够振奋人心,尤其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日之后。

  39个入围项目经过四天密集的陈述、放映、洽谈,7月28日,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SIFF PROJECT)揭晓了本届荣誉名单。由2019创投训练营孵化而来的《慢半拍》获得最佳青年导演项目、腾讯影业特别关注项目、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特别关注项目三项荣誉。制作中项目单元,藏族导演久美成列执导的《一个和四个》获得了莫非影画、天工异彩两家公司的特别关注。在金爵奖、亚洲新人奖取消评奖之后,创投项目的荣誉归属成为焦点。

  作为国内最早设立创投单元的电影节,上影节电影项目创投已经走过13个年头,见证《白日焰火》《钢的琴》《师父》等75个电影项目进入制作。导演刁亦男、徐皓峰、张猛、陈正道等此后扬名的导演曾在这里迈出重要一步,走向更广阔的电影世界。

  今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影视行业处于动荡之中。一些制作中的项目因疫情而搁置、中断,希望在创投平台得到资金的支持;与此同时,一些创意、灵感在这半年的静默中孕育。在项目陈述现场,不止一位主创表示,因为疫情的缘故,他们有了一段完整的时间,去整理、审视、重启自己的创作。

  十年前,刁亦男创作的《白日焰火》入围上影节电影项目创投,此次以评委会主席身份回到这里,与青年导演分享他们的作品,对他而言,也是一场自我回溯之旅。“这些路是我曾经走过的,有成功、失败、沮丧,也有开心。在今年这样的特殊情况下,上影节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回应人们的疑虑、焦虑和关心,我们在这里用行动告诉大家,年轻的电影人充满活力。我们一直期盼着上影节能够如期举行,然后一切都在我们想象的轨道上展开了。”

  本届电影项目创投评委之一、工夫影业总经理陶昆在过去几年参与过很多创投项目,今年的新作给他带来最直观的感受,是年轻团队的国际化视野和专业水平,与过去相比,他们更关注社会、关注当下、关注平常人的生活。“他们尝试与社会的脉动共振,并且能够用娴熟、准确的电影语言去描绘和表达,这是很大的进步。”

  越来越多的主创团队在作者表达的基础上,也会从市场接受的角度思考,增加项目落地和实际操作的可能性。这也是《慢半拍》这样的温暖小品最终得到评委与资方垂青的原因。评委会评价它,准确把握当下年轻人的内心世界,平衡了商业和表达;出发点真诚,人物有血有肉。“貌似温和的叙事中,隐藏作者的讽刺与幽默,以自嘲和自省跨越世界的尖锐与刻薄,带给观众温暖与慰藉。”

  在陈述现场,电影项目创投评委之一、作家双雪涛提到《慢半拍》等剧本阅读给他带来的愉悦。他是近年来广受赞誉的作家,小说备受影视圈青睐,《平原上的摩西》、《刺杀小说家》已经被改编成电影。这也是他以评委身份首次参与电影节项目创投,“剧本写作和文学相关,创投则面向未来,‘未来’是特别令人兴奋的。看到那些为自己未来作品而打拼的电影人,对我而言也是一种帮助”。

  和陶昆一样,双雪涛也在诸多项目中看到与现实、社会热点的关联。他认为,创作不是短暂的过程,它的营养从漫长历史、从许多优秀创作中所汲取,而未来又是无限广阔的。“如果只是关注当下,可能也会是一种局限。那些更关乎人的生活本质的作品、有更高追求的电影,可能更能够留存,而不是很快被人遗忘。”

  处于创作的起始阶段的年轻人对世界有着敏锐的感受力,刁亦男建议他们不必心浮气躁,多阅读文学作品,提高文字的表达能力和文学素养。“创作有直接的经验,也有间接的经验,但是创作也是想象,文学会带给我们很多不同的感受,来提高我们自己对世界的认识和自己内心生活的认识。”

  按照防疫要求限流的情况下,一些投资方遗憾被拒之门外,最终参与到电影项目创投的买家有100余位,三天共促成了509场洽谈。资方往往怀着不同的诉求来到创投现场,或者是为了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共同完成一部有价值的作品,也有以捡漏的心态进入,希望挖到那些在市场上能够以小博大的黑马。

  在陈述现场,陶昆不断提示主创,可以适当提高自己的预算,以此争取更好的资源与配置。陶昆曾经担任《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监制、《寻龙诀》制片人、《风声》执行制片人,拥有多年制片经验的他认为,制片人需要帮助导演一起对产品进行明晰的定位,走向影展或者是走向市场,抑或兼而有之。创作者们不应该因为渴求资金,而对自己的项目制定不匹配的预算。那些未来可能在市场上有所作为的项目,如果为之赋予一些能量、元素、更好的演员,以及后期和制作团队,它就有可能成为盈利的项目。

  基于经验、环境、条件,新人新作会有许多毛刺和不完美的地方,陶昆期待看到属于年轻人的勇敢。“拍电影,需要对自己做的东西很笃定。这种笃定可以帮助你走很长时间。团队需要在一开始就想清楚,否则过程当中的挫折、困难、波折、纠结,很容易让你对最开始的方向产生困惑。”

  陶昆认为,电影作为一个创意产业,需要不断有新鲜血液和能量流入,它是一个有门槛的行业,也是一个很昂贵的行业,因此需要一个汇聚能量的管道。“创投是现在我所能够看到的,成为这种管道和渠道的最好形式。可能没有最好的创投,但创投一定是最好的形式。”

  过去的13个月里,过往的电影创投项目又有了许多新进展:2019年入围项目《迷路》、《心迷宫·三生路》,2018年入围项目《热汤》和2016年入围项目《夏天只是一天》均已制作完成。今年《日光之下》《一时一时的》《落地生》《迷走广州》《荞麦疯长》5个历届创投项目获亚洲新人奖官方入选。

  在刁亦男看来,在孵化项目之外,创投让创作者彼此分享交流:“这是影展里呈现出来的最不确定的交流模式,也非常有活力,正因为不确定性,因此有许多可能性。在这里,大家会找到朋友和合作伙伴,与世界沟通。创投不仅仅意味着作品是否能够赢得奖金或者开拍的机会,更是一个思想交汇的平台。”

  刁亦男表示,在今年的项目中,他看到了许多水准较高的佳作,最后关头只能忍痛割舍。数个奖项,有人得到垂青,便有人沮丧失意。“我也曾是失意人中的那一个,”刁亦男说,“拍电影会面临很多困难,来自外部环境或者自身,当你面临这样失意或者所谓失败的时刻,你也要记住,这些时刻都在同时哺育你,你也会从这些不如意当中得到很多宝贵的东西。”

  刁亦男向第一财经回忆,在他迄今的电影生涯中曾经参与过五六次创投,似乎只有一次得到过奖项肯定:“那时候奖金也不高,只有很少的钱,也就是零花钱。大部分时候,计划并没有被选中,但是最后我都拍出来了,就是现在我拍的这些电影。”

上一篇:海尔资本荣升中国创投委常务理事! 产业全生态投资模式引领行业创新发展 下一篇:深圳稳固“创投重镇”地位!去年创投金额近500亿元

人物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