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外贸 >

中国外贸外资“过去稳、现在稳接下来还会稳”

2019-11-23
中国外贸外资“过去稳、现在稳接下来还会稳”

中国外贸外资“过去稳、现在稳接下来还会稳”

时 间:2019年11月23日 07:47

详细介绍

  最近一段时间,一系列扩大开放的政策密集出台,从新设6个自贸试验区,到发布新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更高水平对外开放逐渐成型。7月2日,商务部召开“一促两稳”专题新闻发布会,针对当前稳外贸、稳外资、促消费相关热点话题进行集中回应。

  商务部综合司司长储士家在发布会上表示,“总的来看,中国外贸外资具备持续稳定增长的基础和条件,也就是说,过去稳、现在稳,接下来还会稳”。

  在稳外贸方面,储士家介绍,从一年多的实际运行情况看,2018年我国外贸顶住压力,再创历史新高,外资在国际投资大幅下降的背景下实现逆势增长。今年以来,在去年高基数的基础上,外贸外资继续保持平稳增长,5月份当月出口和外资增速比前4个月还在加快,充分说明了中国经济的巨大韧性。

  储士家指出,其主要理由有三条:一是政策效应持续显现,今年外贸企业数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在增长,1月份至5月份有进出口实绩的企业33万家,同比增长6.6%。二是市场多元化取得新进展,中国与232个国家和地区有贸易往来,今年以来中国在欧盟、日本、巴西、俄罗斯、南非等主要经济体的市场份额均有所上升。三是企业的应对能力增强,目前企业通过降低成本、增加研发、市场多元化等多种方式积极应对,办法更多、底气更足。

  上海社科院副院长张兆安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的外贸能够顶住压力与今年以来我国外贸结构的调整不无关系。一方面,区域市场结构产生了一些变化,以前我国的外贸市场主要以发达经济体为主,现在我国与一些新兴经济体的外贸发展迅速,出口也在不断提升;另一方面,出口产品的结构也出现了变化,从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向高附加值的产品转变。因此,在当前全球经济相对低迷,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的情况下,我国的外贸仍然保持稳定增长的态势。

  “稳外贸、稳外资是统筹考虑整个国际经贸环境和国内现实条件,努力保持外贸外资稳定发展,为促进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多作贡献。”储士家以产业链为例指出,产业链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动态调整的。一方面,既有像5G这样的国内新产业链形成,也有像特斯拉这样的带动国外产业链融入;另一方面,企业也会根据自身发展需要主动“走出去”布局全球。

  广东省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所所长刘品安也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指出,由于受到产业链因素的影响,我国外贸目前依然保持着增长的连续性,这是由资本的规律所决定,即便受到一些外部压力的影响,仍然可以保有一个缓冲期。

  6月30日,商务部、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了2019版全国和自贸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扩大农业、采矿业、制造业、服务业等领域开放。接下来,负面清单如何落地实施成为关键。

  发布会上,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唐文弘透露,6年以来5次修订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限制措施从六年前的190条缩减到现在全国版的40条和自贸区版的37条。他指出,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事情,现在正在全面清理负面清单以外的外资准入限制措施,严格落实“非禁即入”。

  张兆安表示,给负面清单做减法说明我国的开放力度在不断加大,负面清单越短说明开放程度越高,同时,清单的出台也是在倒逼国内改革的推进。“在负面清单的实施过程中,我们既要保障政策能够快捷地到达相关的市场主体,也要时刻关注负面清单与地方相关法律法规之间有可能产生的矛盾,并及时解决。”

  今年3月新出台的《外商投资法》为外商投资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唐文弘指出,商务部正在推进《外商投资法》的配套法规和规章的制定。完善外资企业投诉工作机制等各项制度,搭建维护外资企业合法权益的高效平台。同时,将全面清理现行有效的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废止、修改与外商投资法不符的、不衔接的规定。

  例如,为推进投资便利,不断缩减外商投资企业的审批范围,下放审批权限。商务部将按照《外商投资法》的规定,在前两年外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审批改备案的基础之上,建立信息报告制度,将更大限度地便利企业投资,从明年1月1日开始实施。

  刘品安告诉记者,在开放的过程中,商务部和各级有关部门应该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做出一些设计,哪些该管、哪些该放、哪些应该企业自己做主、哪些需要政府引导,都应当心中有数,要打有准备之仗。

  “不难看出,眼下不仅是市场规律在发生作用,许多外在因素都在影响着市场环境,政府在坚守自己底线的同时,该出手时一定要出手。开放这条路不能回头,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刘品安强调道。

  在谈到国内消费问题时,商务部市场运行司副司长王斌指出,今年消费市场总体呈现平稳运行态势,增长速度、网络消费、服务消费、基本消费和消费价格都体现出了一个“稳”字。

  “5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8.6%,比4月份加快1.4个百分点。前5个月累计同比增长8.1%,6月份有望继续平稳回升。”王斌指出,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有望达8.2%,仍处于中高速增长区间。这个增长速度是在国际经贸环境日趋复杂的背景下,也是在40万亿元高基数的基础上取得的。从世界范围看,中国消费增速仍然位居前列。

  “同时也要看到消费市场总体仍呈回落态势。”王斌表示,针对消费市场的变化,国家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减税降费、扩大开放的举措,各地也陆续出台了一系列促消费政策,特别是针对汽车、家电等重点商品促消费的具体措施。

  在张兆安看来,消费市场出现下降趋势需要引起高度重视。要想让消费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导力量,首先要保障居民有钱消费,这需要更好地完善收入分配机制;其次要敢于消费,消除百姓的后顾之忧,这需要我国的社会保障水平跟上发展步伐;最后要让百姓乐于消费,形成一些新的消费热点,提高消费内涵,这需要政府出台一些鼓励消费的配套政策。

  据了解,商务部日前在上海召开了全国推进消费升级工作现场会,对2019年的重点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下一步重点开展完善城乡市场体系、畅通农产品流通渠道、提升商品和服务的品质以及优化市场营商环境等四方面工作。

  刘品安强调,政府应该稳定住物价水平,尽量丰富市场的供求。“一方面,我们可以从东南亚、日本等市场来着手平衡物资的短缺,但要注意通货膨胀也要防止通货紧缩;另一方面,政府要适当增加企业补贴,从国家的实际情况来制定产业政策,特别是在市场调研方面,要更加细致和专业,哪些产业、产品应该提供哪种力度的支持,相关机构和部门一定要做好细分,政府也要做好相应的支持、鼓励和引导工作。”(记者 刘诗萌)

上一篇:中国外贸结构或已步入调整期“分水岭”“由外而内”道路行得通吗? 下一篇:外贸短板何以变亮点

人物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