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策 >

周晓强:新型抵押融资仍有政策引导空间

2019-11-15
周晓强:新型抵押融资仍有政策引导空间

周晓强:新型抵押融资仍有政策引导空间

时 间:2019年11月15日 06:10

详细介绍

  全国代表、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四川省分局局长周晓强近日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建议,加大对政策性担保公司发展的支持力度。他同时认为,新型抵押融资在产权制度建设、抵押登记、价值评估、抵押资产处置等方面还有进一步的政策引导空间。

  周晓强:一是处理好政策性担保公司和民营担保公司之间的关系。发展政策性担保公司,应当突出其引导引领作用,重点为特定产业发展提供融资担保支持和为民营担保公司提供再担保支持,不能完全用政策性担保公司取代民营性担保公司,两者的关系应当是各有侧重、互为补充。可将政策性担保业务重点放在再担保业务和民营担保公司不愿进入的行业和领域,着眼于增强整个担保系统稳健性。

  二是增加财政投入,加大对政策性担保公司发展的支持力度。受前几年担保行业风险集中爆发影响,担保市场仍处于恢复过程中。中央对深化民营小微金融服务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大力发展政策性担保公司发展,有利于快速修复担保市场,积极支持民营小微企业信用扩张。应进一步加大对担保、再担保的财政支持力度,通过财政增资注资、保费补贴、业务补助等方式鼓励政策性担保业务发展,推动银保之间加强合作。

  三是走专业化和规模化的发展道路,增加政策性担保公司放大倍数。政策性担保公司追求稳健经营是十分必要的,但追求稳健经营的方式不应是简单地提高被担保企业的准入门槛,而是应当提高自身对风险的识别和管理能力,专业化、规模化是提高政策性担保公司经营风险能力和水平的有效方式。专业化发展方向,既体现了政策性担保公司对特定行业发展的支持,也有利于担保公司充分了解特定行业和企业;规模化发展方向,解决了目前政策性融资担保公司小而分散、对市场的引导作用不强等问题,规模上去了,也有利于政策性担保公司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对于促进公司治理、提高经营水平具有积极意义。

  四是推广新型银担合作模式。以往银担合作由担保公司承担100%风险,造成担保行业风险集中度过高,其爆发的风险也容易向银行机构传导。新型银担合作模式下,担保公司和银行按一定比例共同分担风险,还可进一步引入政府担保基金、再担保等合作方,形成市场化、多元化的风险分担体系,增强金融系统的稳健性和风险吸收能力,切实避免道德风险。

  周晓强:新型抵押融资主要在产权制度建设、抵押登记、价值评估、抵押资产处置等方面还有进一步的政策引导空间。

  首先,应当积极推进产权制度改革,规范明晰的产权制度是推广新型抵押融资产品的前提。2015年,经全国会授权,全国部分地区启动了农村“两权”(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试点。随着农村承包土地“三权分置”改革顺利推进,基本扫除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的法律障碍,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已具备向全国推广的初步条件。但由于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还未完成,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还在稳慎探索过程中,尚不具备在全国全面推广条件,相关工作将与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同步推进。产权制度改革进展决定了这两项权利抵押的进展。

  其次,新型抵押品抵押登记难题天然存在,重点应当放在提高抵押登记效率、推广动产融资统一登记系统。“新型”就意味着没有成熟的、便捷的抵押登记体系,如在建工程抵押、动产抵押、债权抵押等均面临这样的问题。为提高抵押登记的便捷性,应当深入推动“最多跑一次”改革,银行机构也应积极参与,通过“一次受理、联合审批”提高抵押登记效率。针对动产质押、债权质押,应当积极推广征信中心的动产融资统一登记系统,同时促进动产信息系统互联互通,推进统一平台建设。此外,第三方仓储监管抵押融资也是解决动产抵押融资的有效方式之一。

  第三,价值评估难制约了新型抵押融资产品进一步推广,应当进一步推动专业化的评估体系建设。如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方面,对于专利权、商标权和著作权很难评估出公允的、各方认可的价值,不清楚抵押物价值就没办法评估信贷风险敞口,更难以对不良信贷资产的抵押物进行处置变现。应当建立抵押资产评估全链条管理体系,制定完善知识产权等新型抵押品的价值评估操作规范,建立评估专家库,大力支持第三方评估机构发展。此外可考虑让评估公司参与对新型抵押融资产品的融资担保,分担部分信贷风险,切实为评估结果负责。

  第四,培育规范成熟的新型抵押资产流转交易市场,解决抵押资产变现难。抵押资产如不能变现便失去了抵押的意义。如部分地区在推进统筹城乡发展改革试点过程中,开始推动农村集体资产量化入股,赋予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但由于农村集体资产的特殊性,农村集体资产股份交易仍然缺乏开放透明的交易规则和规范统一的交易市场,导致农村集体资产股份难以抵押融资。加大市场的培育力度,为金融机构提供有效的退出机制,是解决抵押资产变现难的关键所在。

上一篇:支持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化改革创新:53项措施 推动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下一篇:加强政策引导 落实有力举措

人物观点